维威尔斯堡的公爵

格林德沃爱好者(oゝω・o)

【AD/GG】嘘与狂之诗-7(吸血鬼AU)

GG玩弄人心、不懂爱的人设不崩。作为一只吸血鬼他对人类这满满的优越感,只想说一句日后有人替我们小甜饼教你做人👻


7.血色妖姬

洛根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掉落在不远处的枪。

——确切地说,是看着自己还握着枪的断手。

少年没有如预料中被射成筛子,他竟然能在瞬间避开高速射出的子弹!一切看起来宛如魔法……

右臂传来了撕心裂肺的剧痛,洛根这才从巨大的冲击中抽回灵魂。

「啊啊啊啊啊啊——」

他握住少掉一截的手臂,倒地哀嚎、翻滚。

少年走上前,一脚踩在洛根的断腕处。他一直在笑,然而天真笑容里透出的却是一种玩弄猎物的残忍。

「你在派人找我么?」他一边问,一边坏心眼地碾动脚掌,「可你雇的人太没礼貌了,我只好把他们全杀了,嘻嘻~」

他发出恶作剧成功后的愉悦笑声,仿佛那些被他杀死的并不是人,而是几只蚊子。

直到这时洛根才终于明白——这个半夜造访的不速之客就是自己委托安保公司抓捕的那只血族!在杀死派去的『猎人』后,他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找到了自己,并且避过公寓堪比五角大楼的防卫系统、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进来。

巨大的恐惧顷刻间笼罩全身,洛根暂时忘掉了断肢带来的剧痛,几乎是被本能驱使着、奋力朝门的方向爬去。

「嘿,游戏还没开始呢。」

沉重的身体随即被提离了地面——少年仅用一只手卡住洛根的脖子,像捏臭虫一样将他捏在手里。

「让我看看你的遗言吧。」

对方的手指稍一用力,洛根立刻感到呼吸困难。他努力把眼睛撑开一道缝——少年身后的墙上,巴顿的狗头被恶趣味地插在本该挂有驼鹿头骨的装饰物上……这也许将是自己生前看到的最后场景。

『我死后,尸体也会遭受同样的羞辱吧……』洛根闭上眼睛。

一声枪响自耳边响起!

扼住脖颈的力量陡然一松,洛根像堆巨型垃圾被抛落到地板上。

卧室门口,莉莉·玛丽安举着枪,正哆哆嗦嗦地指向少年。

子弹穿透少年的手背,但他似乎毫无痛感。他伸出舌头,轻轻舔舐手背上的伤口——那个血洞迅速愈合,转眼间便消失得一干二净。

莉莉吃惊地张大嘴,又接连扣下扳机。几发子弹全部没入少年的身体,他所穿的白色衬衣上连着炸开了好几朵血花。

少年淡定地转过身,扯开衬衣衣襟——在那具消瘦的躯体上,被子弹击中的地方正汩汩流出鲜血。然而那些伤口像是有生命力一样把子弹从体内推挤出来,然后迅速开始愈合。

子弹落在绵软的地毯上,没发出一点声音。

「这些对我没用的,老太婆。」

少年昂起头,带着蔑视的表情走到莉莉跟前。他抓住莉莉的长发,强迫她在一面镜子前抬起头。

「看看你的脸,这个世界上还有比你更丑的人吗?」

看到镜子中自己苍老、枯败的面孔,莉莉捂着脸发出尖叫。

「这不是我!不是!」

「哈哈哈哈哈!」与之相对应的,是少年爽朗的笑声。

洛根支撑着残破的身躯,摇摇晃晃地试图站起。他想挡到莉莉身前,阻止那只怪物对她可怕的凌辱。

『上帝啊,快让她离开这儿!求你了,别这么对她!』

只可惜,听到他此刻心声的偏偏是那只恶魔。

「原来你喜欢这个老太婆啊?这可就有趣了~」

恶魔脚尖一踮,身体轻飘飘地落在一张深红色的国王椅上。笑容已经从他脸上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如同国王般高傲、肃穆的神情。

「想要得到永恒的生命、想要永葆青春,这其实一点都不难。」

他盯着莉莉,形状优美的唇间开始吐出诱人的字眼。

「只要你成为我的仆人,这些我都可以给你。」

「真、真的?」莉莉抬起自己满是泪痕的脸。

永生的条件实在太具煽动性,她完全被蛊惑了。

「我……我该怎么做?」她结结巴巴地问。

「跪下。」少年态度傲慢地下达第一道命令。

莉莉乖乖地跪了下来。

少年满意地点点头。

「过来。」他又朝她招招手。

莉莉以双膝跪地的姿势,一点一点地挪到对方跟前。

少年架起一条腿,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这次不用他再下达任何指令,莉莉已经主动捧起少年的脚,虔诚地亲吻那毫无血色的脚背。

「主人……」她喃喃开口。

「可怜的小甜饼。」少年抚摸着她花白的头顶,「你得记住主人的名字。」

「主人的名字……」

「我叫盖勒特·格林德沃。」

「盖勒特……格林德沃……」

「对。」

「我的主人,格林德沃大人……」

「很好。」

格林德沃笑了起来。一对锋利的獠牙在他唇间若隐若现。

「为了证明你的忠诚——去,杀了他,把他的血献给我。」

指尖指向那个匍匐在地毯上、已经失去了半截手臂的男人。

「什、什么?!」意识迷离的莉莉打了个冷颤,似乎有些清醒过来。

「我不想重复第二遍。」格林德沃扬起下巴,「永生的机会只有一次,难道你想一辈子对着这张皱巴巴的老脸?」

前所未有的诱惑与罪恶同时冲击着莉莉·玛丽安。这个曾被称作『冻龄妖姬』的女人错愕良久,视线在地上的霰弹枪与墙上的照片之间来回逡巡。

最终,她的视线停在了那张照片上。

那是她第一次登上百老汇舞台时的样子。水银灯下的她奢华而绚丽,红唇微翘、眼波流转。

那才是真正的自己!

而不是眼前年华老去、风烛残年的模样!

莉莉下定了决心。她抓起地上的枪,颤巍巍地走向洛根。

见识到格林德沃的可怕后,洛根知道死亡是自己既定的命运。他望向莉莉,眼中翻滚着难以名状的深情。

「我想变回从前的样子……」莉莉缓缓蹲下,流着泪抚摸他的面孔,「一下就好,不会很痛的,你该为我高兴……」

洛根似乎想说什么。他张张嘴,受损的声带却只能发出含糊不清的呜咽声。他干脆抬起那条断臂,蘸着地上还未干涸的血,一笔一笔地写起来。

此时的莉莉进入到一种癫狂的状态中,她全身发抖,脸上挂着怪异的笑。由于力气不够拉动枪栓,她甚至不惜用牙去咬。

「泡泡糖破了……我是个坏女孩……」

她神志不清地念着一些无关联的句子,然后将枪口抵在洛根胸前。

霰弹枪巨大的威力轰碎了洛根的胸骨,血和碎肉刹那间溅满了身后那面点缀着珍珠母的手绘墙壁。

温热的血同时喷溅在莉莉脸上。她愣愣地看着地板上男人刚写完的一行血字。

——『我愿意为你而死』。

这是洛根的遗言。这个男人直到生命最后一刻仍在履行他当初为莉莉·玛丽安许下的承诺,而这份从未表白过的情愫以最惨烈的方式画下了句号。

莉莉坐在地上,痴痴傻笑了一会儿,最终放声大哭起来。

「上帝啊,我到底做了什么……」她堵住洛根胸前的伤口,拼命想要阻止血液流出来。「我该怎么办?我现在该怎么办?天呐……」

格林德沃骑在窗台上,冷漠地看着妖姬把枪管塞进自己嘴里。

『人类真低等,明明满身弱点,却还总是觊觎自身无法驾驭的欲望。』

格林德沃发出一声嗤笑,飞身跃出窗外。

身后的房间在一声枪响后重新归于静默。



——tbc——


评论(5)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