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威尔斯堡的公爵

格林德沃爱好者(oゝω・o)

【AD/GG】嘘与狂之诗-6(吸血鬼AU)

6.吸血鬼与血族

凌晨,纽约One 57公寓顶层套房。

布莱恩·洛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

房间内混合毒品燃烧后的甜腻香气还没有散尽,满地是横七竖八的空酒瓶——天知道几个小时前他和莉莉·玛丽安一共在这里消耗了多少瓶酒精。

在得知前去抓捕目标的雇佣小队全员死亡的消息后,洛根的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

下午时分,当韦德曼议员的私人秘书敲开公寓大门时,他的心情反而有一种等来最后宣判的解脱感。

「你们必须在24小时内搬离这里。另外玛丽安小姐位于比弗利山和拉斯维加斯的庄园,议员先生也会在近期收回。今后如果各位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向外界披露关于议员先生的任何隐私,那就等着收律师信吧。」

秘书小姐用例行公事的口吻下达最后通牒。她的言下之意再明确不过——韦德曼那个老政客不会再为莉莉衰败的容颜付上哪怕一分钱。

洛根礼貌地送走来客,考虑再三后,把这一不幸的消息转达给了莉莉·玛丽安。

莉莉当场就尖叫了起来。

「上帝啊,他彻底抛弃我了!」

她撕扯着自己头发——那头曾经灵动无比的亚麻色长发,如今已经掺杂了大片花白,老年斑和该死的皱纹也在那张美貌的脸上生了根。

「我就知道会这样!!这一天总会来的,我曾经是那么的爱他……」

莉莉歇斯底里地哭着,泪水从她浑浊的双眼中源源不断地涌出来。

洛根不知该如何安慰她。有那么一瞬间,他忍不住想把自己一直深爱着她的隐晦情愫倾吐出来。然而理智制止了他。

——在过往的岁月里,莉莉拥有过太多这样的爱慕和艳羡,自己的这份情感对她而言,根本无足轻重。

作为八九十年代迷幻摇滚乐的标志,莉莉·玛丽安是几代人心中的瑰宝。她的信徒遍及世界,他们会带着大麻参加她的演唱会,会把她的名字纹在私处,会在床头贴上她的海报,然后对着海报上她微翘的红唇自渎。洛根也曾那样做过。他甚至把莉莉·玛丽安当成自己的信仰,毕生为之奋斗。

显然他成功了。他花了十二年站到她的身边,成为她少数不多可以共享秘密的人。

他知道几乎所有关于莉莉的秘密:她是一个老政客的情妇;她酗酒吸毒,病痛缠身;她根本不像表现出来的那么有才华,所有美得像诗的歌词全是由别人代笔的;她还有一个永远不能被曝光的可怕秘密——那就是被称为『冻龄妖姬』的莉莉·玛丽安多年以来一直保持青春的秘诀!

是的,洛根承认,莉莉最大的魅力源于那张被上帝恩赐的完美面孔。30年来,她的容颜毫无改变,在整容成风的好莱坞这堪称是个奇迹。如今50岁的她,依旧保持着少女般清新自然的样貌,丝毫没有注射和填充后的僵硬感。当所有人把这一切归咎成造物主的神奇时,只有洛根知道一切背后的秘密。

莉莉有一位来自奥地利、名叫瓦尔茨的私人医生(他同时也是韦德曼的健康顾问)。在瓦尔茨的诊所里,洛根第一次见到了为莉莉提供青春力量的『标本』。

那家伙被浸泡在一根充满液体的透明立柱里。他面貌丑陋,瘦骨嶙峋。如果不是偶尔会睁开眼睛,洛根还以为这是一具蜡像。他全身上下插满了各种导管,每当瓦尔茨从他体内抽出血液,那家伙便会无力地睁开双眼,用猩红的瞳孔哀切地注视着他们。

洛根注意到他的牙齿——由于被长时间地浸泡在液体中,他的皮肤已经开始发胀,皱巴巴的嘴唇无法遮盖住獠牙,导致那尖利的齿锋在唇间若隐若现。

从来只在电影里见过这种怪物的洛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这玩意儿该不会是那种东西吧?吸、吸血鬼?!」他谨慎地问瓦尔茨。

怪老头呷一口啤酒,痛快地承认了。

「哈,没错,就是那种怪物。你知道他的血能在黑市卖多少钱么?」瓦尔茨像看一件艺术品般打量着容器中的囚徒。「比世界上最稀有的黑钻还要昂贵!只可惜这是一个被感染后的人类,而非原生血族①。」

他用一种惋惜的口吻说道。

随后瓦尔茨打开了话匣子,滔滔不绝地讲起普通吸血鬼和原生血族之间的差别。大部分内容洛根现在已经想不起来了。他只记得在瓦尔茨的描述中,血族要比普通吸血鬼更强大、更危险,而他最近刚好追踪到一只进入美国境内的血族……

不知是巧合还是意外,在瓦尔茨向自己透露秘密的三周后,他的私人诊所便被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整个儿摧毁了。

失去青春『源料』的莉莉在那之后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地衰老。她不得不推掉工作,躲到罗德岛的别墅避世。可就算如此,她还是被无孔不入的小报记者们逮个正着,那张可怕的照片因此应运而生。

想到这里,洛根就不由地揪紧自己的头发——他为自己的无能感到懊恼!本以为抓住那只血族就可以挽回一切,可前去执行抓捕的人却无端死于非命——虽然警方说那些人都是死于交通意外,但洛根总觉得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躺在大床上的莉莉这时不安地翻了个身。她比几个小时前看起来更老了,有个黑洞正以看不见的速度吸光她身体内的胶原蛋白。她的皮肤变得干巴巴的犹如树皮,头发中掺杂着的白色也增加了至少一半。

洛根走到床边,伸出手摩挲着她眼角的皱纹。即使她变成现在这副模样,自己仍对她怀有憧憬,从未变心……

洛根还正想着,房间外的灯突然一下暗了。

「谁在那儿?!」他下意识地喊道。

没有人回答他。

「巴顿!巴顿!」洛根又连叫了两声。

巴顿是洛根驯养的一只罗纳威犬,如果在平时,一呼唤它的名字,巴顿就会嗷嗷叫着飞奔到主人跟前。

可如今回答洛根的只有静谧的空气。

一股不祥的预感顷刻间袭上心头。

洛根拉起薄毯盖住莉莉的身体,然后蹑手蹑脚地走出卧室。

客厅内一片黑暗,阳台的落地窗大敞着,夜风轻拂,微动的窗帘后面站着一个黑影。

洛根紧张地咽了口唾沫。他从钢琴下的暗格里抽出一把霰弹枪,喀啦一声将子弹推上膛。他一步一步逼近那个站在窗帘后的黑影,直到枪口离得足够近了,这才一把拉开窗帘。

一株一人多高的热带植物被人恶作剧地挪到了窗帘后,植物顶端还挂着一顶帽子。

洛根松了口气,在心中暗骂自己的胆小。

「噗……」此时他身后却传来一声轻笑。

洛根猛地转过身,上扬的枪口对准声音传来的方向。

「是谁?!」

在灯光亮起的同时,洛根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他甚至怀疑是不是之前吸入了过量的古柯碱让自己产生了幻觉!

——一个金发少年正坐在吊灯上歪着头望着自己。

少年穿着最普通的白衬衣和牛仔裤,赤裸的双足悬空,随着吊灯的摆动前后摇晃。他齐肩的金发连同衬衣一起反射着灯光,衬得他犹如是被圣光萦绕的天使。

尽管画面十分唯美,却隐隐透出一丝诡谲。

洛根握紧了手中的枪。

「你是谁?你是怎么进来的?」

「你在找它?」

少年并不回答洛根的问题。他提起膝盖上的一团重物,抬手将它甩在洛根脚边。

感觉有温热的液体溅到脸上,洛根这才将视线从少年脸上转开。当他看清落在脚边的事物时,仅一眼,却差点让心脏停跳!

——那团黑色的重物,赫然就是巴顿无头的尸体!




①血族是天生的吸血鬼种族,可以通过xing交繁衍后代,同时也可以通过对人类的感染(初拥)让普通人转化成为吸血鬼。血族可以变形和飞行,并且能在阳光直射下支撑短暂的时间。血族拥有极强的恢复力、极大的力量和极快的速度,在没有物理外力、且不断进食鲜血的情况下没有生命时限(永生)。血族数量远远少于吸血鬼。


——tbc——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