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威尔斯堡的公爵

格林德沃爱好者(oゝω・o)

【AD/GG】嘘与狂之诗-5(吸血鬼AU)

5.梦魇

邓布利多注视着『他』。

那张脸有一种极富侵略性、凌驾众生的美感。哪怕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你,都会让人产生一股自惭形秽、想要跪倒在『他』脚下的冲动。

在邓布利多与对方视线相触的瞬间,他发现自己动不了了。

对方眼中的一股巨大吸力将他整个儿卷了进去。那是种如坠深海的压迫感。四周是漫无边际的黑暗,前方浮现出两点微光——一头史前巨兽正悄无声息地凝视着自己。

『上帝啊……快救救我……』

邓布利多无声地呐喊着,可他的身体此刻却连眨一眨眼睛都无法做到。

意识清醒,身体麻痹——过去二十多年间,他曾无数次地被这样的『梦魇』折磨:他常会在夜里惊醒,看着周围的场景慢慢在视野中变得清晰。他意识到自己并不是在梦中,清醒后的思维正运转着,但不管如何用力,他始终无法唤醒身体,一股无形的力桎梏住了他的手脚,时间和空间的界限变得模糊,他无法感知时间流逝了多久,也无法转头去看一眼床头的钟——哪怕它就近在咫尺。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心里不断呼唤上帝和母亲的名字。

有好几次,母亲坎德拉都感应到了他的痛苦,悄悄来到房间里。母亲坐在床边,用消瘦的手掌一次次摩挲着邓布利多的头发,直到把他从那股邪恶力量手中抢夺回来……

无意识间,泪水已经夺眶而出。模糊的视野里,邓布利多似乎看到了故去的母亲的面容。

「妈妈……」他呢喃着发出哀求。

当颤抖的声音终于冲破牙关吐出时,那股裹挟着全身的力量忽而一下放松了。

倒挂在前方的怪物一个纵身跃下,身体轻盈得仿若一只大鸟。包裹着碎木屑的蓝色胶袋从『他』身上滑落,露出『他』原本苍白、消瘦、不着寸缕的身体。

『他』走上前,蓝色眸子里发散出的压迫力像一柄矛直刺入邓布利多眼底。邓布利多几乎听到了自己眼球破裂的声音。

「你是怎么做到的?」

没有人说话,但邓布利多确实听到了『他』的声音。

「她是你什么人?」『他』的语气中带着一股游刃有余的讥诮,同时也掺杂着一丝愠怒。「是她给你的力量么?」

『他』抬起手,尖利的指甲轻轻搔刮过邓布利多上下颤动的喉结,那张美到极致的邪恶面孔一下子迫近到眼前。

由于承受不住对视的压力,邓布利多开始不自觉地颤抖。他感到自己的眼睛正在充血,满是鸡皮疙瘩的手臂上,汗毛根根竖起。在两人暧昧的距离下,那怪物冰冷的鼻息就喷在自己鼻尖上。

然而那怪物并没有继续嗜杀的举动,『他』凑到邓布利多颈间,贪婪地嗅着。

「你的味道跟那些小甜饼不一样……」

『他』伸出舌头,舔了一下邓布利多的脖子。

——那层薄薄的皮肤下,是奔腾着生命力的血管。

「你到底是什么?」『他』问。

邓布利多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什么?」

他发现自己可以说话了,但那被恩准的力量依旧很微弱,除了能发出反问,他甚至连移开视线的余力都没有。

『他』挑起嘴角,露出一个微笑。凝结在『他』唇上的血渍没让这个笑容变得狰狞,反而徒增了几分诡谲的魅力。

「你到底是什么?」『他』又重复了一遍。

在『他』说话的同时,邓布利多看见『他』向自己露出的獠牙。

邓布利多忽然想起曾在『诗翁彼豆童话集』中看过的一则故事:年轻的伯爵夫人跟随丈夫到一座古堡度假,她在古堡中找到一副画像。拂去画上的蒙尘,画中是一个拥有太阳般的金发、星辰似的眼眸、象牙一样颈项的美貌少年。伯爵夫人被迷住了,日夜祈祷少年能从画中走出来与自己一夜春宵。某个夜晚,当她从噩梦中惊醒,借着月光,她看见画像上的美少年就站在自己床头。美少年向她伸出手,脸上露出了能蛊惑全世界的迷人微笑……第二天,佣人发现了伯爵夫人的尸体。她全身的血液都被抽干了,脸上却挂着满足的笑。而那副美少年的画像则变得更加鲜活,只是画像中那个少年唇上,还沾着一抹殷红的血……

他一下反应过来了!他知道这只俊美的怪物是什么了!

——吸血鬼!

——那种只在夜间出没、靠吸食人畜鲜血为生的可怕怪物!

年轻的吸血鬼似乎能看穿邓布利多所想,『他』点点头,脸上露出得意的神色。

「诚如你所料,我就是——」

『他』的话戛然而止。

一声枪声猝不及防地响起!

从刚才起便全神贯注举着枪的老胡安这时终于扣下了扳机!

之前因为对方挟持着大个子让他有所顾虑,但看到大个子惨死、自己年轻的同伴又即将遭逢厄运,他满腔的怒火再也压抑不住——

「去死吧!杂种!」老胡安怒吼着,疯狂地扣动扳机。

柯尔特经典的蟒蛇型左轮从枪口爆出火花,六发子弹在空气中划出灼热的弹道,全部射向被当成枪靶的金色死神。

「不!」邓布利多也在同一时间发出尖叫。

伴随着他的尖叫,老胡安整个人像片枯叶般直飞出去。一根路灯上用来悬挂广告牌的金属挂钩从他的后背戳进,前胸穿出——他如同一具木偶,被悬空钉在了路旁一个早已过期的汽车广告上。

广告牌上的痞子阿姆自一片血污后露出双眼。

没人能看清刚才那一幕究竟是怎么发生的——除了邓布利多。一切犹如电影中的慢镜:他清楚地看见六颗子弹射向『他』的身体,『他』飞身跃起,在轻松避开子弹的同时扑向老胡安,掐住这个可怜老头的脖子一把将他提起、抛出。

整个过程用不到一秒钟。

可怜的老胡安连抬着枪口的手都还来不及放下,就永远失去了生命。

邓布利多再也没有力气站立,他反射性地向一侧扑倒,抓起阿尔瓦掉落在车厢边的手枪。

——就算自己接下来马上会被杀死他也认了!

在这样残忍的『梦魇』里,他只想让自己快点醒来或者干脆死去。

从没开过枪的邓布利多被射击时产生的后座力震得虎口发麻,子弹偏离了目标,擦着『他』的头发飞过。

「硝酸银?」『他』像驱赶蚊蝇般凌空握住子弹。「凭你也想杀了我?」

『他』忽然敛起笑容,一把将子弹捏得粉碎。

那张原本俊美非凡的面孔在瞬间变得狰狞。下一秒,『他』已经从人的模样变身成一只巨大的三头蝙蝠。

巨蝠张开足有两米宽的双翼,腾空飞起,像一架战斗机向着邓布利多俯冲下来。

邓布利多只觉得自己被一股巨力掀飞,身体重重砸落在五十米开外的水泥路面上。强烈的痛感在刹那间席卷全身,他感到喉头一甜,眼前阵阵发黑,随即便彻底昏死过去。


——tbc——

评论(8)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