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威尔斯堡的公爵

格林德沃爱好者(oゝω・o)

【AD/GG】嘘与狂之诗-4(吸血鬼AU)

4.金色死神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

邓布利多突然打了个激灵,从神游状态下清醒过来——如此糟糕的环境里,自己刚才居然抱着一本书放空了?

他忙合上手里的『诗翁彼豆童话集』。扉页上那些古怪又扭曲的图案此刻却仿佛有生命般从自己大脑深处不断蔓延开来——

十字架……

骷髅……

鲜血……

蝙蝠……

还有那个签名……

——盖勒特·格林德沃。

这是书本主人的名字吗?

『行了!别再想无聊的事!』邓布利多甩甩脑袋,试图把无关信息从自己脑海中剔除出去。

老胡安这时指着墙角的一堆垃圾,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囔囔起来。

「看我发现了什么?」

墙角处堆着几个空了的血袋。

「那混蛋给自己输过血!」他笃定地说。「我看他八成是抢了银行,被那里的保安射伤了;又或者在哪儿干了一票大的,逃跑时弄伤了腿……总之那混蛋躲在这儿给自己偷偷疗伤以为可以躲过一劫,结果却被我们搞定了!哈哈哈哈!这次我们说不定能从州政府那帮婊子养的手里捞笔赏金!」

他越说越亢奋,好像自己才参与了一场恶战。

邓布利多看着那几个血袋:看起来像是某家医院库存的血浆,包装袋里还残留有干涸后的血渍,但仅此而已。没有绷带,没有置留针,也没有输血用的软管。

联想起那些怪异的图腾,邓布利多心中的不安之火再度熊熊燃烧起来。

……

从酒店出来,老胡安把清理出来的三大包杂物全部交到大个子手上。

「都在这儿了,一点不少。」

「你们超时了一分钟。」大个子倚着车厢,用手指敲着腕表的表盘。

「会扣钱吗?」他冲邓布利多挤挤眼,「那你的薪水可就没喽。」

「好了,别吓唬他。」大个子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支票,「省着点花,下次再等我照顾你的生意恐怕要等很久。」

老胡安接过支票,看了眼上面的签名。

「布莱恩·洛根?这名字怎么那么眼熟?」

「你不看娱乐版么?」大个子撇撇嘴。

「噢!我想起来了!」老胡安一拍脑门,「他是『妖姬』莉莉·玛丽安的经纪人!」

「你记性还不差嘛。」

「听说她跟某个民主党的参议员有一腿……咦?难道我们这次是帮莉莉·玛丽安做事?」

「我可什么都没说。」大个子在嘴边做了个拉拉链的手势,「得了,快开车吧,我们在这儿逗留得够久的,机警点的家伙也许该发现不对劲了。」

「行行行。」老胡安把支票收好,和邓布利多一起钻进驾驶室。

他打开对讲机,把它摆在挡风玻璃前。

「想不想听首妖姬的成名曲?」

后车厢中男人们的调笑声伴随着发动机的轰鸣一起传过来。

「我要听『月光华尔兹』①。」

「会唱吗,老爹?」

「废话。」

老胡安手上发动车子,嘴上哼唱起了歌曲:

『Before the coming(当夜晚)

    Of the night(来临前)

    The moon shows papery white(月光皎洁)

    Before the dawning(当黎明)

    Of the day(来临前)

    She fades away(她逐渐消褪)……』

邓布利多蜷起膝盖,手指跟着音乐轻轻打起节拍。原先笼罩着他的焦虑感消失了,身体也放松下来,几乎就要随着汽车安稳的节奏进入梦乡。

当对讲机里传来尖厉的惨叫时,他一时还没能反应过来。

老胡安一脚踩住刹车。笨重的货车在惯性作用下向前驶出一段后撞上路边的消防栓。水柱冲天而起,整个车头横亘在水帘里,像一段插入瀑布的枯木。

对讲机里的惨叫声只持续了几秒,随后便传来沉闷的敲击声——那是一种肉体破开的声音,混杂着骨骼碎裂的脆响,还有湿润绵软的吮吸声,听得邓布利多只觉得一阵毛骨悚然。

他抓过一支手电,率先推门下车。

「等、等等我!」老胡安也从座椅下抽出一把左轮手枪,将子弹顶上膛。

两人战战兢兢地靠近后车厢的门。

集装箱加筑了防弹钢板,在车外根本听不到里面的任何动静。

邓布利多觉得有一股热流正从自己的脊柱下源源不断往外冒。眼前的钢铁巨箱俨然成了神话中的潘多拉魔盒,只要一打开,就会有喷着火的妖兽裹挟着灾难降临人间。

他跟老胡安对视一眼。老头退开两步,举枪瞄准前方。

邓布利多把手放到门把上。他的手抖得厉害,这是人类最原始的恐惧,他能预感到,在那扇门背后,一定有非常可怕的东西正等待着他。

『喀啦』一声,门被缓缓打开……

邓布利多的瞳孔也在同一时间放大。

他从没见过这样的场景!

大个子的身体悬浮在半空中,手脚像触电一样夸张地划着圆弧。

——一个『东西』咬住了他的脖颈。

那个『东西』似乎是从棺材中破箱而出的,身上还裹着一层胶袋,上面沾满大片浓稠的血污。

五个猎人面目凄惨地趴伏在车厢各处。

他们全都死了。

一个人的脑袋扭转了180度,另一个则被开膛剖腹,还有两人抱在一起,全身像被绞木机绞过,断骨和血肉交错在一起。就像绿巨人生气时把这两人当成毛巾用力拧到了一处。

阿尔瓦的脑袋掉在距离邓布利多不到30cm的地方。他身首分离,那双还来不及阖上的眼睛就直直地盯着邓布利多,似乎有话要对他说。

那『东西』倒挂在车厢顶部的一个滑轮吊钩上。它的一头金发垂泄下来,远远望去就像一注金色熔浆正灌入大个子因乞求空气而大张着的嘴里。

这不禁让人想起了克拉苏。伟大的罗马征服者最后被安息人用一壶烧融的黄金灌入喉咙,终结了生命。

——本该象征美好的金色成了死神的代表!

邓布利多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快停滞了。短短几秒,他从恐惧、愤怒,到现在的坦然面对。他觉得自己肯定会死,因为在『金色死神』面前,没有人能逃过一劫。

金色死神这时动了一下,胶袋从他身上滑落,露出一截白皙的肩头。

大个子的身体在同一时间开始剧烈挣扎,幅度却越来越小。他从喉咙深处发出可怕的呻吟,这是他生命最后的声音。几乎就在瞬间,血色从他的每一个毛孔褪去,他的皮肤很快呈现出了毫无生气的青灰色,并且迅速干瘪。

直到那怪物松开嘴,大个子的尸体才重重坠落在地,发出一记闷响。

它对着邓布利多的方向抬起头。

——那头耀眼金发下的,是一张年轻、苍白、瘦削、英俊的面孔。


①歌曲《Moonlight Waltz》,意大利哥特金属乐队theatres des vampires(吸血鬼剧院)的一首歌。


——tbc——

评论(1)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