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威尔斯堡的公爵

格林德沃爱好者(oゝω・o)

【AD/GG】嘘与狂之诗-3(吸血鬼AU)

3.诗翁彼豆童话集

12点一到,大个子掐灭手上的烟。

「行动。」他下达命令。

另外两人这时从车上卸下一口铁箱,铁箱一头还连着奇怪的胶管和仪器。由大个子带队,6个人沿着台阶拾级而上。

腐朽的大门在外力作用下先是发出一阵咯吱咯吱的怪响,然后应声洞开。一行人抬着那具形似棺材的铁箱鱼贯入内。

看着几人的身影消失在门后,邓布利多有种他们正被一只张着嘴的巨兽吞噬的错觉。

他抬头望向『巨兽』的眼睛——12点的阳光正照进酒店朝南方向的一排窗户里,房间内斑驳的壁纸、发霉的窗帘、结满蛛网的吊灯全都清晰可见。他甚至看到一只蜘蛛正沿着屋角垂落,丝囊尖端吐出的细线在阳光下泛起银光。而阴暗幽闭的天花板一角,数只昆虫干瘪的尸体困顿在蛛网中,形成一片碍眼的阴影。

——不安的感觉变得愈发强烈。

邓布利多忙闭上眼睛,用指尖搓揉自己发酸的眼睑。

老胡安看出了他的焦虑,他关掉收音机。

「那些家伙可不是普通人。那个大个子是我儿子在陆战队的战友,自从戴夫牺牲在阿富汗后,他每年都会来看我,顺便照顾照顾我的生意。」

老胡安吸了口烟,缓缓吐出,视线透过缥缈的气体盯着远处某一点。

「我相信他们不会给我惹麻烦的。」

大概连他也感受到了那股不安的细流,斩钉截铁的话此时说来更像是为自己和邓布利多注射一针安慰剂。

对此,邓布利多勉强地附和说:「嗯,他们一看就很厉害。」

「那是自然。」老胡安松缓了表情,「上次他们在迈阿密逮捕一个古巴间谍,全程没用5分钟,那家伙身上还绑着一公斤炸药。但什么都没有发生,所有人平安无事。」

他边说边打开对讲机,将音量调到最大。

「喂,伙计们,你们进行得怎么样了?」

那头传来回复。

「我们还在找那东西……该死,这儿怎么那么多蝙蝠?」

邓布利多注意到对方的措辞是『那东西』。

一阵翻动杂物的声音,接着有人插话进来。

「找到它了,在二楼。」

众人上楼的脚步声。他们似乎是进了一间房,有人问:「是那『东西』吗,阿尔瓦?」

「是的。」名叫阿尔瓦的男人回答,「跟我们估计的一样,它正在里面睡觉呢。」

「来,把这玩意儿抬起来,小心点,别惊动他。」这是那个大个子的声音。

对讲机那头传来细碎的声音,可以想象6个粗犷的男人是如何举止轻柔地将他们即将逮捕的『野兽』放进捕兽笼里的。

「开始往里面输气。」还是大个子的声音,「湿度和温度要与这间屋子持平。」

金属管和胶袋摩擦的声音响起,接下来是气体输入的咝咝声。

「搞定了,密闭程度良好。」

「老爹,把车开到门口,我们马上出来。」阿尔瓦最后补充说。

老胡安放下对讲机,将货车驶出暗巷。

三分钟后,6个人走出了酒店。去时由两人抬着的金属箱此刻已经变成了四个人抬,看来猎物就囚禁在这具金属棺材里。

「接下来交给你们。」大个子协同队友把铁箱搬上车,「二楼尽头的房间,把它逗留过的痕迹清掉,东西不多,五分钟足够了。」

「行了,就按你说的办。」

老胡安扬扬手,和邓布利多一起戴上手套。

……

与大部分废屋一样,费戈图内部充斥着浓重的霉味。常年不流通的空气将灰尘和潮虫包裹到一块儿,就像坟墓该有的味道。

邓布利多一进入昏暗的空间,视线就变得十分敏锐。他看见墙壁与天花板的交界处倒挂着许多蝙蝠。那些毛茸茸的黑色小东西紧贴着墙壁一动不动,远远望去就像附着在建筑上的深邃裂纹。看来这座荒废许久的酒店被这群不速之客占据已有时日。

邓布利多举着手电,跟老胡安一起爬上二楼。

二楼到处是厚厚的落灰,地板上有几串清晰的脚印,显然是刚才进来的『猎人』们留下的。两人沿着脚印找到了走廊尽头的房间。大个子他们离开时没有关门,房间门大敞着,里面空无一物。天花板上原本挂着吊灯的地方,如今也只剩下光秃秃的胶线。唯一有所不同的是窗户——邓布利多注意到两扇窗都被封死了,可用来钉住窗户的木条却很新。

脚印一直延伸到盥洗室里。

盥洗室并不大,墙根处有一个四脚浴缸。浴缸是后来挪过去的,因为地板上有一段清晰的拖痕。而中央被腾空的区域里有一块长方形的面积落灰比别处更少,之前这里一定摆过一件相同形状的东西。

邓布利多想到了那具金属『棺材』,它的大小、形状,都与地上的痕迹十分相似。而几件男人的衣服四散在长方形痕迹的周围。

「之前藏在这儿的是个男人。」邓布利多说。

「废话。」老胡安讪笑道,「难道你以为女人会躲在这儿?不能洗澡不能看电视不能晒太阳,这能要了她们的命,就算是监狱,环境也比这儿好……」

邓布利多没心思反驳对方的话。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既然那伙人要逮捕的是一个人类,为什么他们全程谈话中都没用过一个指代人类的名词?

它……那家伙……东西……

「还有三分钟。」老胡安看看手表,「我们得加紧速度了。」

他捞起地上的几件衣服,一股脑地塞进证物袋里。

浴缸边缘放着几本书,最上面一本倒扣着,似乎躲在这儿的人被逮捕前还一直在看它。

「这是什么?」老胡安拿起它,用手电照着封面。「诗……」

「『诗翁彼豆童话集』,一本专门讲巫师、吸血鬼、狼人这些黑暗生物的书。」

邓布利多只瞥了一眼便笃定地回答。那本四角镶银、中间嵌着一个骷髅头的硬皮书,自己妹妹亚莉安娜也有一模一样的一本。

「等会儿回去路上,我可以给你讲讲里面的故事。」

「我对这些可没兴趣。」

老胡安举起书抖了抖,见里面没有钞票掉出来,这才丢给邓布利多。

「把它们装起来。」

「好的。」

邓布利多依次把几本诗集装进证物袋里。当要把『诗翁彼豆童话集』一并塞进去时,他突然萌生出想要翻开它的念头。

那个银色锁扣有股奇异的吸引力正诱惑着他,让他无法拒绝。

大脑还没做出决定,邓布利多的手指已然扳开了书本侧面的锁扣。

扉页上一串怪异的图腾率先映入眼帘:骷髅、鲜血、蝙蝠、十字架……

中间空白处则写着四行诗句:

『你们活在狭隘的人世间,

   任凭命运的摆布;

   而我在我的世界里,

   忍受永生不灭的孤独。』①

右下角有一个签名——『盖勒特·格林德沃』。


①罗马尼亚诗人米哈伊·爱明内斯库《金星》中的诗句。


——tbc——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