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威尔斯堡的公爵

格林德沃爱好者(oゝω・o)

【AD/GG】嘘与狂之诗-2(吸血鬼AU)

2.肝脏酒店

费戈图酒店,全美凶宅排行榜前十的一座废弃酒店。

南北战争时一度作为疯人院使用。据说管理医院的医生曾以治疗麻风病的名义在病患身上做了许多令人发指的实验,罪行直到美西战争后期才被发现,疯人院也因此关闭。后来这栋建筑又被某个黑手党家族买下,改建成酒店。1957年的一次大火并中,意大利黑手党一举击垮了墨西哥毒枭盘踞在底特律的势力,事后清理现场,共捡获17条手臂,全部打包送回了毒贩的老巢。

费戈图(fegato)正是意大利语中『肝脏』的意思。要不是冷战后黑手党的势力急剧衰退,这座『肝脏酒店』恐怕会继续担负起它为黑帮疏泄、聚能的作用,一直活跃在历史中。

……

邓布利多用手机刷着网上关于费戈图酒店的种种唬人传闻。

此刻的他正站在距离『肝脏酒店』两条街远的十字路口。今天天气很好,太阳将他的一头红发晒得暖烘烘的。

经济崩溃后的底特律满目萧索,破败的废屋、空荡的大街,还有如鬣狗般三三两两游荡在街头的黑人青年。每当走过他们身边,这群人便会停止谈话,安静地看着过路的猎物,似乎在判断对方身上有无油水可捞。也许是邓布利多的打扮一看就是穷学生,他这一路过来倒是没遇到什么麻烦。

交通灯亮起红色,邓布利多第三次看表。

——10:59,离约定的时间还剩下一分钟。

他想起来前多吉的嘱咐。

『胡安叔叔是个特别有时间观念的人,他决不允许别人迟到。』

「但愿他自己也别迟到才好。」邓布利多小声吐槽。

仿佛是为了回应他的话,一辆集装箱货车这时拐过街角的邮筒,呼啸着朝这边驰来。

远远就听到『动力猛兽』巨大的轰鸣,邓布利多敢打赌,这辆车一定经过改装。

『10、9、8、7……』

倒数结束时,货车一个急刹在他面前稳稳停住。穿清洁公司制服的精瘦老头摇下车窗。

「阿不思·邓布利多?」

「你好,胡安叔叔。」邓布利多大声跟对方打招呼。

老头冲他点点头:「上来吧。」

副驾驶座上放着一套制服。

「先把这个换上。」老头带着明显的葡萄牙口音。「我常听多吉提起你。」

「是吗?」邓布利多一边套上衣服一边问,「他都说我些什么?」

「他说你是个天才,是学校建校以来最优秀的学生。他还说将来一定会有一尊你的雕像被放在校园里,像约翰·哈佛的左脚那样被人摸得铮亮。」

「多吉他总爱夸大其词。」邓布利多笑起来,「如果真如他所说,那我铮亮的地方一定是这儿——」他指着自己的脸,「我的鼻子。」

「哈哈哈哈。」老胡安也发出爽朗的笑声,「多吉那小子太啰嗦了,这次他不用来,我整个人都松了口气。」

「咦?可按照他的说法,是您主动要求他再来干一次的。」

「快得了吧。」老胡安不服气地吹着胡子,「也不知道是哪个胆小鬼闻到尸体的味儿跑得比兔子还快。亏他总标榜自己胆大,下次我非得去嘲笑一下埃菲亚斯不可。」

说话间,货车已经驶到了酒店附近的一条暗巷前。

老胡安把车倒着开进巷子里停稳。

他拿起对讲机:「嘿伙计们,到了。」

车厢后面传来开门的声音,几个男人出现在后视镜中。

「他们也是来帮忙『清洁』的?」邓布利多问。

那几个男人没穿制服,显然不是清洁公司的人。

「当然不是。」老胡安给出了意料之中的答案。「他们是雇主,是他们雇我们来的。」

「雇主?」邓布利多歪过头,「这工作该不会给我们惹上什么麻烦吧?」

如此大阵仗来这座全美排得上号的凶宅,肯定不会是猎奇爱好者。如果不是政府雇员,那最有可能的就是打着擦边球进行各种『私人拘捕』的安保公司。

可是会有谁躲在一栋早已废弃的酒店里呢?

「放心吧小伙子,他们不是恐怖分子。」看出了邓布利多的顾虑,老胡安拍拍他的肩膀。「我跟他们合作过好多次了,他们替政府和有钱大佬们工作,那些不方便公开出面的事、不适合大张旗鼓的事,交给他们准没错。我们就负责做些扫尾的小工作。」

「就这样?」

「就这样,没什么好担心的。」老胡安摸出支烟,「抽根烟放松一下?我看你有些太紧张了。」

「谢谢,我没事。」邓布利多谢绝了对方的好意。他将视线转回后视镜,开始专注地观察起那几个男人的一举一动。

从车厢里下来的男人一共有6个,每个都是典型的战斗体格。他们打着领带、西装革履,俨然一副房产中介的模样,就算被路人看到,估计也会以为是哪家不动产公司打起废弃酒店的主意,正派员工实地考察。不过从那被撑得鼓鼓的衣服来看,他们衬衣里肯定还套着防弹衣;每个人的左耳处都挂着无线电耳机,麦克风则别在衣领前端;军刀和伸缩式警棍被分别插在右腿上的武器包里;每当他们伸展身体,便可以看到挂在腰带位置的备用弹匣和手铐……

『训练有素,全副武装』。

邓布利多在心里写下对这群人的备注。

一个队长模样的大个子这时从腰间拔出手枪。

「检查一下你们的子弹。」他沉声道,「看看『麻醉剂』都上膛了没有?记住,非必要时不准开枪,我们必须保证把它活着带回去。」

在他的命令下,其他几人也纷纷拔出自己的枪开始检查。

『麻醉剂?』邓布利多不禁皱眉,难道这群人将要去逮捕的是一头野兽?

「喂,我说……」老胡安这时开口,「这次你们又留给我多少时间?」

大个子竖起一只手掌:「五分钟够不够?12:15,我们准时走人。」

「五分钟啊……」老胡安悠悠地吐出口烟圈,「尽给我出难题了。话说你们干嘛不马上进去呢?这样我至少能多半个小时干活。」

「不行。」

大个子抬头看着太阳,突然说了句含义不明的话。

「只有正午阳光最强的时候,那家伙才有可能沉睡。」

老胡安似乎对他们要去抓捕的『野兽』并不感兴趣,他没有继续往下追问,而是抬手打开了车载音箱。

一段女声反复吟唱的旋律顿时从收音机内流泻出来:

『Don't run away from me baby;(别想从我身边逃走)

Just go away from me baby;(不要试图离开我)

Don't run away from me baby;(别想从我身边逃走)

Just go away from me baby;(不要试图离开我)

Road to hell...(通往地狱之路)

Road to hell...(通往地狱之路)

Road to hell...(通往地狱之路)

Road to hell..(通往地狱之路)』①

不知为何,邓布利多心中突然涌起一股不安:自己似乎不应该接下这份工作……



①美国乐队Sleigh Bells的歌曲《Road to hell》。



——tbc——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