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威尔斯堡的公爵

格林德沃爱好者(oゝω・o)

【AD/GG】嘘与狂之诗-1(吸血鬼AU)

血猎邓布利多&吸血鬼格林德沃。

练手涂鸦,OOC向。顺便向我挚爱的作家乔靖夫致敬❤


1.不老传说

「早啊,阿不思。」

多吉推门进来时,邓布利多手上的报纸正翻到一半。

头版位置是一则巨大的标题:

『不老女神莉莉·玛丽安罗德岛度假被目击。

形容憔悴,光彩全无,一代传奇是否就此落幕?』

粗黑字体下配了一张焦距模糊的照片,依稀能辨认出照片中人酷似莉莉·玛丽安的轮廓。但那副老妪姿态怎么看都与有着『冻龄妖姬』之称的莉莉扯不上关系。

「天呐!莉莉·玛丽安!」

多吉放下咬了一口的百吉饼,怪叫着从邓布利多手上抢过报纸。

「3月份我才看过她的演唱会,那会儿她看起来顶多20出头,怎么才几个月功夫就老成这样了?」

「事实上她今年50岁了,多吉。」邓布利多边说边从好友手里抽回报纸。

他将报纸对折,中缝位置几处用红笔圈出的招聘信息被不着痕迹地藏进了折缝里。

「多吉,有件事我想跟你商量……」

「我也正有事要跟你说。」多吉话锋一转,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地图。「阿不思,我已经想好咱们接下来的旅行路线了!」

多吉说的是两人的毕业之旅。作为彼此唯一的死党,这趟旅行早在几个月前就被纳入了两人『疯狂毕业季』的计划。

「我们可以先去意大利看演唱会,再转道去瑞士滑雪。我姨妈在那儿有栋度假屋,我会说服她把房子借给我们……」

多吉兴奋地说着,邓布利多这时却打断了他的话。

「抱歉多吉,我想我大概不能跟你一起去旅行了。」

「啊?为什么?因为家里的事?」

「嗯。」邓布利多点点头,「我弟弟明年该上大学了,学费是笔不小的数目,光靠我当助教的这点薪水恐怕不够……」

「你不是还有奖学金和论文奖金么?加上那些也不够?」

「远远不够。」邓布利多摇头,「我现在正在找兼职,看能不能补贴开支。还有就是……」他迟疑片刻,轻声说,「还有就是我妹妹亚莉安娜,她离不开人照顾,如果阿不福思去上大学了,那我必须留在家里照顾她,你知道我没钱再请看护,况且这本来就该是我的责任。」

邓布利多说完,两人都陷入了沉默。

虽然是死党,但多吉对好友家的情况显然知之甚少。他只知道邓布利多的父亲早逝,家中一直靠母亲照料。不久前母亲又在一场意外中丧生,留下一个尚在念高中的弟弟以及一个生活无法自理的妹妹。邓布利多大学期间的卓越成绩让他包揽了学院内大部分的奖学金,以至于多吉从没意识到这个天才其实也会被诸如金钱这样现实的问题所困扰。

「太遗憾了。」好半天多吉才有气无力地开口,「那祝你好运吧,到时我会从欧洲给你寄明信片的。」

「谢谢。」邓布利多拍拍他的肩膀,「你自己玩得开心点。」

「这恐怕很难。我的所有计划都是关于咱们俩的,可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人。」

「真的很抱歉。」邓布利多再次诚恳地道歉。

「啊!对了!」多吉突然一拍脑袋,「说到兼职,我倒想起一份工作,时薪是当助教的5倍,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当然有!」

「不过工作内容可能会……怎么说呢?让人不适。」

「没关系,只要不违反法律和道德,什么都可以。」邓布利多想了想,又补充说,「我不怕辛苦。」

多吉抓着头发,似乎在组织语言。

「我希望这不会吓到你阿不思,老实说,我上次去工作时被吓坏了。」

多吉说起了那次令人难忘的『兼职』经历。

他的父亲有个姓胡安的朋友开设了一间清洁公司。公司常年招募清洁人员,报酬按小时计,当日结算,并且允许兼职。只不过需要『清洁』的场所往往是各种意外的现场——例如在高速路上被汽车迎面撞成一摊碎肉的驼鹿、从几十层楼一跃而下摔得支离破碎的轻生者、因嗑药过量浸泡在成堆呕吐物中的瘾君子等等……

自认为可以应付这类场面的多吉曾出于猎奇去兼职了一次,结果只是在房间门口闻到在水床里浸泡了整个礼拜的尸体发出的臭味,他就忍不住落荒而逃了。

「你确定这些你都能接受?」

大概是被勾起了惨痛的回忆,多吉仿佛闻到尸臭味般掩住自己的鼻子,连表情也变得皱巴巴的。

「目前听起来还在可承受范围内。」邓布利多神色淡然,「如果能给5倍时薪的话,就算有困难,我也会努力克服的。」

他说的是实话。邓布利多并不是执着金钱的人,可目前的他确实很需要钱为自己的弟妹安排生活。

「好吧。」多吉摊开手,「鉴于我上次的表现太糟糕,我答应胡安叔叔这周末再帮他干一次活儿。当然,我原本是想为我俩的旅行多凑点路费的,不过既然你不能去了,这趟活儿我也不想干了。」

多吉说着撕下一张便签,飞快写了几笔交给邓布利多。

「后天上午11点,去这里等胡安叔叔,我会打电话跟他说明情况的。」

邓布利多接过便签,纸张中央写着一个地址:

『费戈图酒店』。



——tbc——

评论(2)

热度(5)